2019 中小银行发展高峰论坛 圆桌对话一

2018-7-23 15:56| 發布者: 左顧名| 查看: 1647| 評論: 0 |原作者: 曾于里 |來自:

簡介︰總之,不得而知。我們知道的是,文藝青年患者的病癥在于,她們對自己的誤判,懂得太少,卻欲求太多,卻自恃清高,一步錯,步步錯。每個走向靈修的文藝青年患者,背後可能有過類似于王彩玲的心路歷程。我們希望的是, ...



文藝青年們在四川成都春熙路上的一家書店內閱讀(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/圖)

文藝青年患者的病癥在于,她們對自己的誤判,懂得太少,卻欲求太多,卻自恃清高,一步錯,步步錯。每個走向靈修的文藝青年患者,背後可能有過類似于王彩玲的心路歷程。

“知道”(nz_zhidao)告訴你,文藝青年與修行有啥關系。

最近一篇名為《為什麼文藝女青年在人到中年時都走上了靈修之路?》的文章火了,說的是幾個文藝女作家,年輕時寫的都是性愛啊,物質啊,叛逆啊,決絕的愛啊,可人到中年,一個個看破世事,修身養性,都成了精神導師。“修行”一詞似乎也成了貶義詞,成了矯揉造作、附庸風雅、裝腔作勢的代名詞。

絕大多數人一听“修行”一詞就皺眉頭,不過我們不懂修行,大可不必揣度他人的修行的真假性,或許,問題的關鍵並不在于修行本身,而在于修行的人——他們都曾犯了“文藝青年”這種病,他們會不會也把文青病的某些特征帶到修行中去,讓修行變得可疑呢?走向修行的文藝青年患者,他們有過怎麼的經歷,又為何走向修行?

首先,她們多少都有點文化

她們都挺文藝的,至少讀過書,懂那麼點藝術。

《包法利夫人》中的包法利夫人,識字,在修道院時最愛讀各種羅曼蒂克小說,“她讀司各特,愛上了古代的風物,夢中也看到甦格蘭鄉村的衣櫃,衛士的廳堂,走江湖的詩人”。

《立春》中的王彩玲,北方某小城市的大齡女青年,愛唱歌劇,夢想成為歌劇女王,唱到巴黎去。

《姨媽的後現代生活》中的姨媽,生于上海長于上海,讀過大學,操一口正宗高雅的英式英語發音,痴迷京劇,懂得國畫。

《刺蝟的優雅》中的丑陋肥胖的公寓女門房荷妮,下班後總是靜靜地在屋里讀長篇小說,什麼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信手拈來。

或者是《等風來》中的程羽蒙,《命中注定》中湯唯飾演的方圓,都市中的女白領,也都有著一顆文藝心和少女心。

《等風來》(電影劇照/圖)

她們自恃文藝,自視清高

這群文藝青年,讀了點書,懂那麼點藝術,往往就認為自己與眾不同了。在她們眼里,身邊的其他人都是凡夫俗子,瞧不起他們,與這些人一起生活是不可忍受的,她們希望早日擺脫他們,去擁有本該屬于她們的高貴冷艷的生活。

包法利夫人言情小說讀多了,總幻想自己“像腰身細長的女莊主一樣,住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……企盼一個頭盔上有白羽毛的騎士,胯下一匹黑馬,從遙遠的田野奔馳而來”,與她的白衣騎士過著“發不完的誓言,剪不斷的嗚咽,流不盡的淚,親不完的吻”的生活。自然地,與老實巴交、缺乏情調的包法利先生的婚姻生活,在她看來,是痛苦的,不可忍受的。

王彩玲,常跑到歌劇院唱歌,希望歌劇院能收了她,可每次她放聲高歌,歌劇院里沒有一名工作人員為她停下腳步——也就是說,她的唱功忽悠下吃瓜群眾是可以的,但在專業人士眼里,她還很是業余。只是,這架不住王彩玲自認為自己有副好嗓子,能唱到巴黎去,也架不住王彩玲瞧不起小城市里向她展開追求的工人——在王彩玲眼里,工人配得上我一個歌劇藝術家嗎?

在上海土生土長、讀過大學的姨媽,會說地道的英語,會京劇懂國畫,內心世界豐富,可文革時遠配東北鞍山,嫁給了工人。就像王彩玲一樣,她哪里看得上工人,拋夫棄女又跑回上海生活了。

肥胖丑陋的寡婦荷妮,在上流社會的公寓里當門房,她平日里不苟言笑郁郁寡歡,她看到的都是上流社會的庸俗、虛偽、混亂,她自己——當然是“優雅的刺蝟”啦……

總而言之,這群文藝青年都認為“舉世混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”,別人都是肉眼凡胎,就她們是上天不小心創造出的天才,遺世獨立的很。

她們抑郁不得志,為愛痴狂

犯了病的文藝青年們總認為自己是特別的,自然地,她們應該比凡夫俗子得到更多人的尊重,擁有更美好的生活。包法利夫人認為自己該是貴婦人,王彩玲認為自己該是歌劇女王,姨媽認為自己該是上流人士……可事與願違,她們一個個心比天高,卻命比紙薄,于是感時傷世,傷春悲秋,愁容滿面,抑郁不得志。

新一點的案例,《等風來》中的程羽蒙,做了幾個文案被客戶斃了,于是天天一臉委屈,傷心自卑,自暴自棄,認為自己與天斗,與地斗,與世界斗,好像一出生下來不是王思聰式的富二代,不能隨心所欲在朋友面前炫富、工作不順心、沒有男朋友,就是世界欠你的,是世界不公平,于是整天擰巴不開心地過日子,仿佛全世界都在與她為敵。

犯了病的文藝青年們,總認為世界病了,她們從來沒想過改變自己,一心想著要改變世界。這時,她們往往把希望寄托在一個突然出現的男人身上,希望這個男人能夠帶她們脫離庸俗的苦海,過上高逼格的生活。事實證明,她們只是病急亂投醫,遇上的不是浪子就是騙子——騙子和浪子也知道這群文藝青年最好騙。

包法利夫人像羅曼蒂克小說寫的那樣愛了兩回,也被騙了兩回,最後欠下的高利貸多得還不起了,服毒自盡,一死了之。

王彩玲愛上了一心想去北京念美院但屢考屢敗的黃四寶,但黃四寶也不過是個半吊子文藝青年;王彩玲又把希望寄托在患了癌癥卻一心想去北京比賽的高貝貝身上,結果再次被騙。

姨媽遇上了周潤發扮演的神秘男人潘知常,被他身上的文藝氣質深深吸引,結果潘只是一個江湖混混,人到老年的姨媽失身失心又失財,半輩子攢的家底被騙光了,差點一病不起。

同樣地,在安妮寶貝、衛慧和棉棉等文藝女作家筆下,也常常出現這種愛得隨意、愛得癲狂的女子,甚至這些作家本人的親身經歷就是如此,結果呢,一個個被傷得遍體鱗傷。

她們看透世事,同歸殊途

從高處摔下,犯了病的文藝青年們才“幡然醒悟”。她們不見得是真懂得人生,但終于放下了那顆比天高的心,一幅看透世事、無欲無求的模樣。不過她們“看透世事”的方式不一樣。

最普遍的情形是,她們選擇與她們曾經看不起的凡夫俗子一樣,過上了平凡但充實的生活。就像有一句調侃,“文藝女青年這種病,生個孩子就好了”,王彩玲領養了小孩兒,改行賣羊肉,開始治臉上的暗瘡,認真踏實地過自己的生活。

姨媽呢,回到了馬鞍山,收起了心興,擺起來地攤,在風雪里就著咸菜絲啃干饅頭。

另外一種情形是,那些比王彩玲和姨媽更年輕、尚有資本的都市文藝女青年,可能就走上了靈修之路。她們真的懂得修行嗎?也許只是跟王彩玲或姨媽一樣,太多的欲求實現不了,只能妥協和放棄,轉向仁波切的懷抱,走向靈修吧——什麼太多的欲望反倒是種罪過,會蒙蔽慧心,無欲無求才能抵達智慧。

亦或者,她們只是像《為什麼文藝女青年在人到中年時都走上了靈修之路?》一文說的,把靈修當做一種裝飾手段,因為靈修帶有的那種玄妙的、不可理論的高大上氣質,剛好契合了文藝青年病癥患者自恃清高、高人一等的心態?她們不僅沒有治愈,反而更加病入膏肓。

總之,不得而知。我們知道的是,文藝青年患者的病癥在于,她們對自己的誤判,懂得太少,卻欲求太多,卻自恃清高,一步錯,步步錯。每個走向靈修的文藝青年患者,背後可能有過類似于王彩玲的心路歷程。我們希望的是,經歷了人生波折的她們,能夠認清自己,並從塵世中收獲踏實真實的幸福,千萬不要在靈修道路上,再當一回王彩玲。

本文轉載自南方周末,作者曾于里。

究竟什麼是所謂的“文藝青年”,我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。如今我看很多主流媒體對文藝青年的評價大都處于貶低的狀態,褒獎似乎很少了。很多都在說“懂的少,要的多”,“自以為讀點書,就可以稱為文藝青年了”,諸于此類。

其實我認為,文藝青年這個詞並不能那麼深入的指代某種特定的人群,我認為只要喜歡閱讀,有自己的思想,喜歡寫作,這就是文藝青年了。根本沒有什麼高冷氣質、裝X、自認為高人一等之類的。我們只是喜歡閱讀、喜歡寫作、想法獨特點,沒有什麼異于常人的地方,我們也能夠很2B,也能夠很普通。

本文中說的修行。我覺得生活本身就是一種修行,經歷你該經歷的東西。很正常的東西。

不過每個人的想法不同,我們不能否認別人的想法,因為在他的世界中,這個規則就是這樣。世界本身就是矛盾的,無法統一。

這就是我的觀點,我是文藝青年,也是偽文藝青年,我是左顧名。

本文地址︰http://www.140933.com/article-1303-1.html

相關閱讀

已有 0 人參與

會員評論

關注骨頭船官方微信
  • 究竟怎樣才能寫出好文章呢?—《學會寫作》讀書筆記

    究竟怎樣才能寫出好文章呢?—《學會寫作》

  • 人生究竟有何意義?讀書筆記,讀後感

    人生究竟有何意義?讀書筆記,讀後感

  • 離開,才是真正的愛?—《分手信》讀書筆記

    離開,才是真正的愛?—《分手信》讀書筆記

  • 正確認識自我與正確實現自我,怎樣詮釋我人生的意義

    正確認識自我與正確實現自我,怎樣詮釋我人

  • 在2018的尾巴上制定好2019的計劃吧!船長的2019。

    在2018的尾巴上制定好2019的計劃吧!船長的

  • 有關教育,我們應該讀讀。《愛彌兒》讀書筆記

    有關教育,我們應該讀讀。《愛彌兒》讀書筆

閱讀排行

如果你覺得您有了方向,請贊助我們!

您的支持是我們堅持的動力!Thanks!

我們都是文藝青年-骨頭船正能量

返回頂部